欢迎访问学术月刊,今天是

意识现象学与当代人工智能(专题讨论)“纯意识”研究及其“困难问题”与“容易问题”

倪梁康

引用本文: 倪梁康. 意识现象学与当代人工智能(专题讨论)“纯意识”研究及其“困难问题”与“容易问题”[J]. 学术月刊, 2023, 55(11): 5-14. shu
Citation:  NI Liangkang. “Pure Consciousness” Research and Its “Hard Problem” and “Easy Problem”[J]. Academic Monthly, 2023, 55(11): 5-14. shu

意识现象学与当代人工智能(专题讨论)“纯意识”研究及其“困难问题”与“容易问题”

    作者简介: 倪梁康,浙江大学哲学学院、外国哲学研究所教授(浙江杭州310058)。;
  • 中图分类号: B5

“Pure Consciousness” Research and Its “Hard Problem” and “Easy Problem”

  • CLC number: B5

  • 摘要: 在意识研究和意识理论方向上,目前有三门彼此独立的基础性学科在进行或多或少的合作研究:神经科学、信息科学与意识现象学。这个合作研究基于今日研究界对意识的三个定义:(1)神经相关机制(准意识);(2)信息(类意识);(3)个体的主观体验或内心世界(纯意识)。它们构成不可再进一步还原的三位一体,并且进一步引出目前在意识研究领域清晰可见的三元论立场、观点和方法。正因为此,这三门学科的工作是无法相互替代的。在纯意识研究中,意向相关项学需要处理的问题是容易问题,而意向活动学需要处理的则是困难问题。这里的困难问题之所以困难,乃是因为意向活动学要面对的是一个持续涌现、流动、变化和消失的意识构造过程。在反思中进行的现象学发生分析,需要在意识活动的进行中直接把握和获取这个活动的发生规律和结构规律。纯意识研究构成了准意识研究和类意识研究的基础,但它是有限的,不能取代其他的意识研究方式。
    1. [1]

      ● 陈钊○ 张卓韧 . 经济学研究:问题导向、创新意识和科学方法. 学术月刊, 2022, 54(1): 211-216.

    2. [2]

      倪逸偲 . 自我意识的结构困难. 学术月刊, 2022, 54(7): 27-34.

    3. [3]

      王启龙 . 吐蕃告身制度相关问题研究. 学术月刊, 2017, 49(06): 131-147.

    4. [4]

      仰海峰 . 从马克思到当代:历史、逻辑与问题意识. 学术月刊, 2023, 55(7): 5-13.

    5. [5]

      李秀辉,韦森 . 货币制度史研究的基本问题. 学术月刊, 2023, 55(11): 63-72.

    6. [6]

      康翟 . 马克思私有财产批判的问题意识与理论前提. 学术月刊, 2017, 49(11): 28-47.

    7. [7]

      陈平冯贤亮 . 从经济史到文化史:传统江南研究的若干问题述评. 学术月刊, 2020, 52(6): 148-161, 178.

    8. [8]

      任勇 . 社会公共安全研究的问题驱动、理论来源与学术建构. 学术月刊, 2019, 51(3): 70-81.

    9. [9]

      斯炎伟 . 当代文学史料研究中的理论思维问题. 学术月刊, 2017, 49(10): 18-22.

    10. [10]

      吴秀明 . 当代文学研究“历史化”需要正视的八个问题. 学术月刊, 2021, 53(1): 161-171.

    11. [11]

      张福公 . 马克思《布鲁塞尔笔记》中的机器问题研究及其思想逻辑嬗变. 学术月刊, 2022, 54(6): 11-17.

    12. [12]

      吴秀明 . 一场迟到了的“学术再发动” —— 当代文学史料研究的意义、特点与问题. 学术月刊, 2016, 48(09): 125-132.

    13. [13]

      魏磊杰 . 我国国际法研究的主体性缺失问题:反思与祛魅. 学术月刊, 2020, 52(8): 142-156.

    14. [14]

      倪梁康 . “Transzendental”:含义与中译问题再议. 学术月刊, 2022, 54(4): 5-13.

    15. [15]

      孙中伟刘林平 . 中国农民工问题与研究四十年:从“剩余劳动力”到“城市新移民”. 学术月刊, 2018, 50(11): 54-67.

    16. [16]

      尹兆坤 . 现象学形而上学的第三种可能——舍勒现象学的实在问题研究. 学术月刊, 2023, 55(6): 28-37.

    17. [17]

      ● 聂辉华○ 林佳妮 . 中国的问题归根结底都是政治经济学问题. 学术月刊, 2020, 52(6): 179-184.

    18. [18]

      陈引驰陈思和黄维樑郜元宝 . 中国现当代文学语言问题(笔 谈). 学术月刊, 2016, 48(07): 131-139.

    19. [19]

      王定安 . 中国礼仪之争中的儒家宗教性问题. 学术月刊, 2016, 48(07): 174-184.

    20. [20]

      杨代雄 . 《民法总则》中的代理制度重大争议问题. 学术月刊, 2017, 49(12): 5-12.

  • 加载中
计量
  • PDF下载量:  15
  • 文章访问数:  315
  • HTML全文浏览量:  112
文章相关
通讯作者: 陈斌, bchen63@163.com
  • 1. 

    沈阳化工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 沈阳 110142

  1. 本站搜索
  2. 百度学术搜索
  3. 万方数据库搜索
  4. CNKI搜索

意识现象学与当代人工智能(专题讨论)“纯意识”研究及其“困难问题”与“容易问题”

    作者简介:倪梁康,浙江大学哲学学院、外国哲学研究所教授(浙江杭州310058)。

摘要: 在意识研究和意识理论方向上,目前有三门彼此独立的基础性学科在进行或多或少的合作研究:神经科学、信息科学与意识现象学。这个合作研究基于今日研究界对意识的三个定义:(1)神经相关机制(准意识);(2)信息(类意识);(3)个体的主观体验或内心世界(纯意识)。它们构成不可再进一步还原的三位一体,并且进一步引出目前在意识研究领域清晰可见的三元论立场、观点和方法。正因为此,这三门学科的工作是无法相互替代的。在纯意识研究中,意向相关项学需要处理的问题是容易问题,而意向活动学需要处理的则是困难问题。这里的困难问题之所以困难,乃是因为意向活动学要面对的是一个持续涌现、流动、变化和消失的意识构造过程。在反思中进行的现象学发生分析,需要在意识活动的进行中直接把握和获取这个活动的发生规律和结构规律。纯意识研究构成了准意识研究和类意识研究的基础,但它是有限的,不能取代其他的意识研究方式。

English Abstract

    全文HTML

相关文章 (20)

目录

/

返回文章